《人类蝙和他的狮子超》

克拉克狮子一边装乖巧一边抑制自己兽欲的故事。




“唔!”

布鲁斯反手抓住企图向他后脖颈发起进攻的克拉克。

魔法,又是该死的魔法。

不过这次更糟糕,他的男朋友变成了一只雄狮,虽然还挺帅的。

还有一根长长的大尾巴,没有翅膀也能带着他飞越大草原。

特别不科学,不对,和氪星人谈什么科学。

“我必须在它进入发情期之前把他弄回来……”

他可不想每天和某人,不对,是和某狮交配五十遍。

 

 

克拉克不安地尾巴甩开甩去,在看到布鲁斯瞥向他责备的眼神时又往地上搓了搓爪子。

他现在不能像之前在外头那样舒展自己的身躯了,蝙蝠洞里黑漆漆的氛围让它不是很愉快。

幸好敏锐的嗅觉帮助他闻到空气里布鲁斯的味道。

布鲁斯看着地面上被克拉克挠出的痕迹,开始担忧这个月的重修费问题。

他放下手中的被子,走过去捋了捋狮子毛茸茸的脑袋,然后得到来自克拉克热情的回应。

大狮子激动地往他怀里拱,丝毫不在意这个人类就快被他过场的体毛湮没。

 

这是狮子吧,是吧是吧,不是大狗狗吧?

还有那条尾巴,收敛点,都快往衣服下摆里去了!

狮心叵测!狮心太叵测了!

 

时间往前挪。

他和克拉克因为某个草原突然显示出能量剧增的问题前去探查,然而等他们一进入那片异常区域所有通讯用的频道就被切断。

一场剧烈的震动剥夺了他的五感,再他联系上窗外的克拉克前,布鲁斯只能感受到眼前刺目的白光和耳边轰鸣的咆哮。

然后等他醒来,他的身边多了一只朝他张开血盆大口的狮子正含着他胳膊上的衣料磨牙。

或者说,撒娇。

 

起初布鲁斯以为他需要以暴力的方式和这只大兽一较高下,不过当他警惕的盯着那只狮子三秒以后。

布鲁斯确定了那只在朝他发出“狗狗眼”秋波的大狮子绝对是克拉克,可狮子是猫科动物啊。

所以这或许是氪星人隐藏的另一种形态?

 

一番检查以后,布鲁斯发现他们连备用的无线电都坏了个彻底,包括贮备箱里最后的燃料也消失得一干二净。

奇怪的地方,仿佛做这件事的人只是想把他困在这里,然后什么也不做,还留了一只狮子版的超人给蝙蝠侠作伴。

 

布鲁斯思考了一会儿,还是决定得要和狮子交流,而不是在这个草原上跟这个状态的克拉克一起徒劳地等死。

但他不确定克拉克现在能不能听懂人类的语言,于是他唤它了一声克拉克。

原本在布鲁斯周围打转着走动的它听到声音后茫然地停下,晃了一下脑袋,却没有转向布鲁斯,然后继续绕圈子走,布鲁斯可以听见克拉克的喉咙里发出一些意义不明的咕哩咕哩声。

 

布鲁斯猜测克拉克没有能够听懂他是在呼唤他,于是他犹豫了片刻,用一种平常人听来奇怪而不理解的语调吐出一串语句。

刚才那个像出生的孩童那样懵懂的狮子突然撒开了步子快速来回跳跃了几下。

它听懂了,当布鲁斯说出属于卡尔艾尔的语言时。

 

一阵大风突兀刮过,狮子用尾巴勾住布鲁斯的坚韧的腰肢腾空飞了起来。

“你可以飞行?”

这比他预想的还要棒。

布鲁斯甚至可以听看他喉咙里发出骄傲的呼噜声。

但它飞的不快,同克拉克的飞行速度比较起来就差得更远了,但至少比奔跑快。

 

当夜幕降临,布鲁斯就被放下,他升起一簇微弱的篝火。

他很冷,蝙蝠战衣破损后他身边也没有特殊的保暖设备,而这里的气温降得太快。

克拉克把身体趴下,然后布鲁斯躺在他的腹部。

整天的赶路让他们都十分疲惫,布鲁斯揉了揉克拉克被厚实皮毛覆盖的肚子,用很轻很轻的声音呢喃道:

“谢谢你……”

 

布鲁斯察觉到克拉克可以说话是在某天夜里,他被一阵尖锐的悉索声吵醒。

这不是第一次,只是无论是这声音的频率还是分贝,都几乎是擦过人体耳朵与神经接收信号的极限,以至于那样的交流断断续续且喑哑的更像是一种幻觉。

“布鲁斯,事实上……我是在和狮子争夺身体的使用权……”

 

早晨醒来的时候布鲁斯一点也不惊讶此刻的自己正被昨天当他靠枕的克拉克压在身下。

他双手被狮爪分开按压在两侧,强有力的躯体匍匐在他身上。

克拉克的眼圈呈现出浓重的赤红色,他闻到狮子开口时从腹腔里弥散出来滚烫的血腥味。

他奋力的屈起膝关节攻击向狮子的下体。

人类的攻击像是敲打在沉闷的沙袋上,随着“咚”的一声,这击甚至让狮子品尝到疼痛的呜咽。

狮子委屈地舔了舔自己的爪子,退到一边去,背对着布鲁斯发出一些像是被禁锢住的野兽发出的低吼。

 

就这样过了几天,每天布鲁斯醒来就需要迎接克拉克紧贴着他皮肤的探索。

有时候是尖锐的牙齿,时不时还会划破他不满伤口的皮肤。也

有的时候则是温柔的舌头,狮子的舌头卷着他早晨bo起的xing器上下tian弄,带出咸shi的腥臭。

还有一次是尾巴,克拉克平素调皮的尾巴窜到他的脖颈处,一圈一圈盘绕、收紧。直到痛苦的窒息感逼迫着布鲁斯睁开眼睛。然后重复之前暴力的搏斗。

 

 

这样的日子又过去了几个月,当他们仿佛永远飞不出这片一望无际的草原时布鲁斯拍了拍克拉克的背,示意他降落。

蝙蝠侠永不放弃,但布鲁斯意识到或许离开这里需要别的方法。

 

“克拉克。”

落地的瞬间布鲁斯抓住了克拉克突然伸向他的锋利前爪,来自大狮子的全力一冲把他向后推了一段距离,相互作用的力隔了几个微秒才缓缓裹挟着疼痛侵入布鲁斯的五脏六腑,绞得他内脏发痛。

 

“你想要杀了我?”

“不!不是我,是……”

“是你身体里的’狮子’?克拉克……”

布鲁斯擦了擦唇边溢出的血渍。刚刚那下可以称为偷袭的攻击对蝙蝠侠的内脏器官造成了一定的损伤,现在如果他退缩了,或许就再没有胜利的机会了。

他一点没有恐惧地望向身边的狮子,没有畏惧的对视那双代表杀戮与凶恶的眼睛。

 

“那除了这样,我该怎么告诉你,布鲁斯,我该怎么告诉我的恋人那也是我?我随时可能杀了你!像个失去理智的、凶残的动物。我几乎控制不住身体里那股杀戮的本能!而另一个本能支配着我只想和你交配。把你当做同种的兽类交媾,或者把你当做一般的食物吃下去。”

 

“那么你试试看……试试看你会赢吗。”


评论(2)
热度(121)

拜托请给我更多留言!!๑•̀ㅂ•́)و✧
微博:w沉迷在超蝙的蜜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