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蝙】《身体记忆》

 酥皮在某次任务以后失去了作为超人的能力和记忆。作为小记者的克拉克再一次遇到了布鲁斯韦恩后的故事...  

(惊喜的发现superman有好多种说法呀  _(:зゝ∠)_?

 

在克拉克走进他办公室的瞬间布鲁斯察觉到了自己心脏跳动的频率出现了超常的波动,擂鼓一样的震动在胸腔里快速而有力地跃动。

咚,

咚咚。

像只急欲冲破枷锁的狂躁猛兽,尖叫着嘶吼着迫使他发狂。

眼睛里面蕴含过汹涌的情绪起伏。但也只有短短的一秒。当双目相对视,一切差点浮现出的可笑与怀旧又都恢复了最初的平静。

一颗石子被丢入大海,泛起小小的涟漪,然后迅速地消无声息。

布鲁斯本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与克拉克有任何交际,生命的交集线错开以后不会有圆回再度碰面的机会。

所以当他以布鲁斯韦恩的身份收到来自星球日报的专访邀请时竟然还有几分错愕。

鬼使神差的,他答应了。真是该死的鬼使神差。

他知道命运再次朝他裂开了恶心的笑脸。他知道的。它不会简单的放过他,就像蜘蛛嘲笑蛛网上挣扎的猎物一样。

如果世界上有一个人能让他例外,除了克拉克再无第二人。

 

 

在某个莫名其妙的意外以后,世界失去了超人。

那个奇怪的攻击不仅带走了克拉克作为超人的所有记忆,而且他的超能力也在醒来后彻底消失了。

布鲁斯凝视那双蓝色的眼睛,里面是清澈的、善良的、一尘不染的,但同时也只剩下疏远与陌生。

他不记得他了。

克拉克拘束且害羞的对他的帮助表示感谢,并对自己造成的麻烦表示抱歉。

世界失去了他们的超人。蝙蝠侠也失去了自己的最佳搭档、以及爱人。

布鲁斯平静的接受了这个事实。如果忽略他几乎控制不住的面部表情的话。

他愿意尊重克拉克的所有选择,无论他的新生活里是否还有布鲁斯韦恩或者蝙蝠侠的存在。

 

 

他们坐在桌子的两边,隔着一张办公桌的距离开始了本次采访。

克拉克觉得很奇怪,非常非常的奇怪。

这是他第二次面对布鲁斯,距离上一次他受伤醒来已有很长一段时间了。虽然布鲁斯身为商界大佬,对于他们这些从事新闻行业的人员来说感到熟悉是很正常的。

但他仍觉得有一种更深刻的理由让他对布鲁斯有莫名的亲近感。他甚至想在别人对布鲁斯的种种不检点行为评头论足时表达愤怒的反对。

明明他一点都不了解他。可是他就是知道,他知道那个人并不像报道上说的那样顽劣不堪。

 

“sur...”他听见布鲁斯突兀的小声呢喃了一句,然后蓦地顿住,像是在懊恼什么似的皱了下眉头。

他想伸手去抚平那个碍眼的褶皱。

他听见自己狂躁的心跳,他血液里流淌的每一个毫升都在狂躁的叫嚣,带着不曾体验过的,与他平静生活全然不符的、逼得他近乎窒息的悲伤,它们霸道地呼啸着席卷了他的理智。

当克拉克回过神来,他的手指已经触摸上了那一小片皮肤。

像是唇瓣吻过沾着清晨最甜美露珠的玫瑰花,像是一把老旧的木琴奏响停息以后的空幻余音,像是鸟儿飞跃天际留下的短暂停滞。

那片有些苍老的、紧蹙在一起的肌肤。

全然熟悉的,又不甚熟悉的触感。

“抱歉!非常抱歉!我……”克拉克急忙想要解释自己出格的行为。

 

爆炸降临地急促而突然。

火光闪烁的第一个瞬间布鲁斯就飞速将他护在了身后。

克拉克目睹着光焰舔舐下的布鲁斯。他额头上滚落的滴滴汗珠,他被岁月侵蚀而泛白的鬓角。布鲁斯被玻璃渣划破了衬衫一角,里面暴露了他为信仰奋战而印下的勋章。

还有他们在危难来临刹那就下意识握紧在一起的双手。

他怎么会忘记了的?

那是一双充满了信任与战胜一切危险的勇气的手。它们曾被利刃贯穿过,被残忍的虐待过,被数不清的伤痕一遍一遍覆盖过。

它们也曾无数次指引着他撕破黑暗的丑陋面具。

 

温暖的黄色太阳光沐浴在他的身上,给予他无限的力量。

那个黑色的影子从他的记忆深处醒来。

超级听力下的世界又一次涌动着翻滚出生命的动荡。

浸入海洋里的雪山下细微裂缝的声响,每一颗灰尘在光束的散射里翩翩起舞互相碰撞的声响,来自堪萨斯州吹拂过麦田的微风余下了轻喃般的声响。

还有,来自他生命里最重要的存在——蝙蝠侠胸腔里的心脏跳动声。

它们交织在一起,奏出了交响的乐章。

激烈的,美好的,他热爱的。

 

The Red Capes are coming.

 

 

-Fin-


其实有辆车...

半路熄火了

(⊙v⊙)嗯

评论(8)
热度(77)

拜托请给我更多留言!!๑•̀ㅂ•́)و✧
微博:w沉迷在超蝙的蜜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