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老掉牙的故事》

这是发生在他们相爱之前的事了。

克拉克在半寐半醒间听见来自外太空与心间的回声。那些声音缓慢的、沉重的念叨过他的名字,他们呼唤他,膜拜他,向他伸出求助的手臂。

但他们恐惧他、排斥他、同时也疏远他。

超人没有犹豫的来到了那儿。他停驻在高空,在没有人凝望的夜空里漂浮着。阴暗与潮湿交汇出悲怆的乐章。

有一个黑色的剪影孤单而苍老,他手里的蝙蝠镖收割过一个又一个破碎、罪恶的灵魂。麻木又崩溃,他不确定他们是敌是友,他们互不信任。

按了暂停键的火光,燃烧着并染红了一片小小的天空,机械碰撞着发出了刺耳的喧嚣。沉默在黑夜里与目光结交,凝结成不凋不败的瞥眼。

他看见生命的痕迹在蝙蝠侠的身上呼啸着无情的碾压过去,还有本应该被埋葬的过往。

愤怒卷裹着他的红色披风。

他们并肩而战。

他被安葬了。他又再次出现在了那位恐惧的化身面前。

 

在那以后他们有了各式各样奇奇怪怪的碰面,以各种身份进行情人间的约会。

比如某位平素只会在哥谭各色名流场合出现的任性首富却在克拉克的建议下穿着一件廉价的T袖,未精心打理过的发型潇洒而随意。他的对面坐着一位带着眼镜的小记者。

在大都会的贫民咖啡店里,两位超级英雄正在谈情说爱。然后可能因为拥有超级听力的某位听到了任何的求助信号而打断这次约会。他们总是要在第一时间冲到事发地点的。

或者是某个淳朴的堪萨斯州青年农民在成为地球上跑得最快的记者后来到哥谭那家最高档的餐厅里。在属于布鲁斯韦恩的专属包厢里和那位跟传闻比起来一点也不花花公子的大少爷一起共进晚餐。

虽然对于他们两个人任何一人而言这里的餐品还比不上阿尔弗雷德先生手制的小甜品,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蝙蝠侠那么离不开他的管家的原因之一。

而且很可能此时克拉克他全身上下的家当合起来还比不上面前那杯酒来得贵。

-----

背后注意戳这里

-----

在克拉克吃掉布鲁斯亲手给他制作的苹果派之前,克拉克就有一件规划了很久的事想要做。就像任何俗套且老掉牙的故事一样,恋爱的结局总是到婚姻才算圆满。

“我想过要用红披风裹着你一起去北极看极光,或者带你回堪萨斯的农场里尝试我曾经的生活。我想分享我眼中的风景给你,想让你看见这个世界最美的样子。但这些都不是独一无二的。不是只有我才可以的。”克拉克并不拿手告白。在他过去单调的普通人生活里他总是需要小心翼翼的藏着掖着,无论是超能力还是情感的吐露。

这个世界对于超人来说像一颗水晶球,美丽而脆弱。直到他遇见了蝙蝠侠,地球表面最坚强的存在,由里到外。

他明明只是一个人类,一个随时可能会被折断骨头的存在,但是你永远不可能毁掉蝙蝠侠。

克拉克直视着蝙蝠侠头套上眼睛的位置。克拉克知道现在的自己一定紧张的脸都红了,他知道,可他太想把这些话都告诉布鲁斯了。

“我知道你很富有,可我还是想给你最好的,布鲁斯,你值得最好的。可是我有的你貌似都不缺,想来想去我也只能把自己送给你了。所以,”克拉克长长的吐了一口气,虔诚地单膝跪下,“请嫁给我吧。”

蝙蝠侠拉下了自己的头套,被汗涔的头发暴露了他并不如表面看上去那么镇定。是的,如果他想他可以伪装的完美无缺。但显然这没有必要。

“可是克拉克,为什么不是你嫁给我?”布鲁斯朝着跪在地上的克拉克说道。

跪着的青年慢慢站了起来。可能在神游的缘故看上去有些呆愣楞的,就像是街上随处可见被爱情敲昏的头脑的热血青年。

是啊,普通的婚姻根本不适合他们。他们是最佳搭档,是有过命关系的兄弟,是一对平等的恋人。他们本来就属于彼此而非单方面附属。

“抱歉,我说错了。”他拉住布鲁斯的手,把一枚朴素的、闪烁着不明亮光芒的戒指放在布鲁斯的掌心里,“我爱你,请和我结婚。”

布鲁斯用另一只手将那枚小小的承诺拿起,将它套在了克拉克左手的无名指上。

 

FIN


评论(4)
热度(51)

拜托请给我更多留言!!๑•̀ㅂ•́)و✧
微博:w沉迷在超蝙的蜜罐里